文体新闻  原创文学  记者故事  摄影天地  书画园地  民间文化   诗联动态  报刊精读
  首页 > 原创文学> 列表

金花
发布时间:2018-05-15 17:03:22
李学辉

 一

       这个三口之家曾经也很幸福美满,惹人羡慕??墒?,自从去年这个家的男女主人史书和廖莹二人迷恋上一种用扑克牌赌钱,名曰“金花”的行当后,家里的一切就乱了套,生活也过得紧巴巴的。这不是,昨晚二人挑灯夜战,还是被几名赌友赢去几百元钱,看来他们又得吃半个多月的面条加咸菜了。

       睡到早上十一点钟,俩口子才起床。洗刷完毕,廖莹去厨房做早餐,史书则去房内叫醒十岁的儿子史进,催促他快快起床。一会儿功夫,廖莹就把草草做好的早餐放到了客厅的方桌上。然后,三人便围坐在桌前默默地吃了起来。这沉默缘何来自天天吃难以下咽的面条加咸菜的苦恼,或是还在为昨晚又输去几百元钱而懊悔。

      “以后打‘金花’让我多主几次刀,我们就不会每次都输得这么惨。”沉默被廖莹的话语打破。

     史书抬起头,放下手上的碗,望了妻子一眼,不屑地说道:“我还不知道你的技术,打‘金花’只要来了大对子就拚命压钱,没有一点智慧,准输钱”。

     廖莹一听丈夫的话,就来气了,便大声说道:“你怎样,凭你这个史书的名字,哪天不把我输了,我就不姓廖”。史书站了起来,不示弱地大声说道:“你的名字好,廖莹吗?我总没有见你赢过几回钱。”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争吵起来,全然不顾还有儿子在身旁。“昨日重现”的曲子响了起来,这是史书手机的铃声。这铃声暂时打断了他们之间争吵。史书打开电话,昨晚在他家的一位男赌友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史哥啊,今天是礼拜六哟,晚上还打不打‘金花’?”。“怎不打呢?今晚八点钟准时开战,还是昨天几个队伍,不要迟到哟。”史书回答道。

  廖莹瞥了丈夫一眼,嘴里嘟哝道:“听你手机的铃声,今晚准又输钱。”

  史书放下手机,一改常态地对妻子笑着说道:“昨晚输了钱,我睡不着,想了许多事情。你还记不记得,去年我们到州城姨妈家过年,表弟给我们看过的那副名叫‘药牌’的扑克牌吗?这种扑克牌能从背面某种记号看出正面是什么花色,如果我们能搞到这种扑克牌,打‘金花’一定会屡战屡赢”。

   “怎么不记得,这种扑克牌现在又不是什么稀奇,那几个猴精还会不知道。再说你今天上哪里弄这种扑克牌。”廖莹还是略带怒气回答道。

   “难怪俗话说女人家头发长见识短的,现在不是提倡创新吗?这次让我们也来一次创新。你去街上买几副扑克牌回来,我们用儿子的彩笔在每张扑克牌的背面涂上隐密的小记号,制成我们自己的‘药牌’。然后,我去楼下小卖部,找那个刚从牢改队回来的狗娃子商量,将这几副‘药牌’放在他那里。晚上赌友们来后,你再与我们赌友中的一个结伴去那里买一副回来。卖扑克牌的钱,狗娃子干得,他一定高兴。这样做又不会引起赌友们的猜疑,因为我们打“金花”的扑克牌经常是在狗娃子的小卖部临时买的。”史书神秘地说道,脸上还荡漾起睿智的样子。

  廖莹思忖了片刻,脸色由阴转晴,柔声地说道:“老公啊,真有你的。我们家全面建设小康的步伐,有了你,一定会加快的。”说这话时,她禁不住高兴,还在史书的脸上亲了一下。
 

  难怪俗话说不是一家不到一家。认识他们的人都常说:史书和廖莹两口子,真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一个姓史,一个姓廖;一个名书,一个名莹。这“屎尿”合在一起就臭味相投,那“输赢”连在一块就好赌成癖。

  说干就干,廖莹麻利地收拾好碗筷,就上街买扑克牌去了。史书给自己泡上一杯浓茶,慢慢地喝了起来。独自琢磨着这次制作“药牌”的方法。

  制作“药牌”的方法很快在史书的脑海里搞掂。其实,他的方法非常简单,没有什么奇巧。一般人听说一次就会知晓其中的秘绝。假如某人在每张扑克牌的背面涂上了隐密的记号,那么,涂上记号的人就会从每张扑克牌的背面看出正面的花色。当打“金花”时,发给每人两张扑克牌后,这人只要看清自己手中两张扑克牌的花色,从背面看清楚将要出笼的那张扑克牌的花色是自己用得上,可以与自己手中的两张凑成顺子,或者三个的某张扑克牌,或者能与手中的两张中的一张凑成大对子的某张扑克牌,就可大胆地加大筹码,抢先拿到这张扑克牌。一般情况下,可以胜出。反之,则丢掉底子钱,一般数额不大,放弃拿第三张扑克牌,防备盲目加大筹码,输大数额的钱。这样一拿一放几个回合下来,这人定能稳操胜卷。

  当史书制作“药牌”的方法在脑海里成熟的时候,廖莹也从街上回来了。史书将制作“药牌”的秘绝给妻子讲过一次后,廖莹便心领神会地将这事完成。史书把每副扑克牌的每张的两面反复看了几次,认为可以放心每张扑克牌准确无误,能以假乱真后,就径直去到狗娃子小卖部,与他谈妥条件,把他们的“药牌”整齐地摆进了柜台里。随后,史书高高兴兴地回到家,与妻子一道安心地等候晚上赌友们来送钱。
 

 
  晚上八点钟,昨晚在他们家里打“金花”的三个赌友准时来到。廖莹与其中一位女赌友结伴去到狗娃子的小卖部,买回了史书白天放在那里的一副“药牌”。

  史书和三个赌友坐在客厅的方桌前,准备开战。廖莹则拿了一把椅子,坐在史书身旁,准备给史书助威和做参谋。

  第一次打“金花”由史书对面的女赌友发扑克牌。史书被发到的两张扑克牌是黑桃9和黑桃7。平常打“金花”的人被发到这样的两张小点数的扑克牌后,基本上都心悦诚服地输掉十元底子钱,放弃去拿第三张扑克牌了,但是,此时史书已睁大眼睛看清楚将要出笼的那张扑克牌是黑桃8。因此,他迅速地从钱包拿出两张百元大票放在桌子上,示意准备抢拿这张扑克牌。也许是其他三位赌友第一次被发得的两张扑克牌花色都不错,他们也依次不紧不慢地在桌子上放上了二百元钱。史书望了廖莹一眼,从廖莹脸上传过来的是继续增加筹码的信号。史书马上又掏出三百元钱放在了桌子上。这一狠招把对面的那位女赌友倒是吓退了,但另外两个男赌友却不买账地要求再压二百元钱上去。然后,让史书先拿扑克牌,他俩依次再拿扑克牌。最后,比一比此次交锋到底谁输谁赢。

  史书胸有成竹地答应了他们的要求。然后,三人先后拿起了第三张扑克牌,再把他们手中的三张扑克牌平放在桌子上,比输赢。

  这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了两位男赌友一大跳。原来,这打“金花”的规矩是顺子比对子大。史书所拿的三张扑克牌是黑桃9,黑桃7和黑桃8同色顺子,而另外两个男赌友所拿的三张扑克牌分别是对A和对K加一张无关紧要的扑克牌。这结果大家就可想而知了。

  廖莹欢快地站了起来,把桌子上的钱都装进了自己的皮包。

  继续发牌,压钱,比输赢……,结果是史书十有八九胜出,放在桌子上的钱几乎都进了廖莹的皮包。

  晚上十一点钟,这场打“金花”的闹局就因那名女赌友所带的钱告罄提前结束了。赌友们走后,史书和廖莹清点他们所赢的钱足有五千多元。这可是他们打“金花”以来,史无前例的胜利。因而,俩口子大声地欢呼起来。随后,二人愉快地你一言我一语回忆起今晚打“金花”的细节来,遐想着下一个双休日晚上赌友们又来送钱的情景。最后,两人这才余味未尽地有了点睡意,便冲了一个凉,双双走进卧室,颠鸾倒凤一阵子后,入了梦乡。
 

  过了一星期,时间又到了礼拜六晚上八点钟,上次在他们家打“金花”的两男一女准时来到。廖莹还是与那个女赌友结伴去到狗娃子的小卖部,买回上次史书放在那里的一副扑克牌。

  几个人在客厅里的方桌前坐定,开始打“金花”。第一次扑克牌还是由那位女赌友发。史书被发到的两张扑克牌是对J。对J在打“金花”的规矩里算得上不好也不坏的牌了??墒?,这时史书已睁大眼睛看清楚未出笼的那张扑克牌也是一张J,能与他手中的对J凑成三个J,这可是打“金花”的规矩里比顺子还大的好牌呀!因此,他迅速地从皮包里掏出两张百元大票放在桌子上?;蛐硎巧洗问渑铝?,两位男赌友知趣地放弃了争斗,但对面那位女赌友二话不说地就放了两百元钱在桌子上。史书有了上次的心得,这次便望就不望坐在身旁观战的廖莹,又迅速地抽出三百元钱放在桌子上??墒?,今晚那位女赌友像是着了魔似的,脸不改色地又拿出三百元钱放在桌子上。

  这时,史书心里突然有点发虚。心想:要是我继续提高筹码,她继续跟,要求比输赢,就算我抢得先手,得到那张扑克牌,凑成三个J,要是出现意外,她手上三张扑克牌是三个Q,怎么得了。于是,他怯怯地说道:“美女,我再上100元钱,你也不用压钱跟我,让我首先拿牌,你再起扑克牌。然后,我们看此次到底哪个火好。”

  那位女赌友甜甜地笑了一下,默默地点了一下头,示意她完全同意史书所说的这番话。

  当他们二人把各自的三张扑克牌平放在桌子上的瞬间,史书顿时懵了头。原来,史书拿的第三张扑克牌不是J,而是一张与对J无关联的梅花5。而女赌友的三张扑克牌是对A和红心10。这样的结果我不讲,大家可想而知了。

  “史哥啊,今天你的火不怎么样哟!”女赌友瞥了廖莹一眼嗲声地说道,顺手将桌上的钱放进了自己的皮包。

  廖莹坐在一旁,将打“金花”各细节看得一清二楚。心想:我们“药牌”怎么变味了,或许是史书这个死鬼心不在焉,没有看准那张扑克牌。也许是狗娃子猜出了什么,在我们“药牌”上做了手脚,也许……。

  她在想这些的时候,两三圈“金花”已经打完,而每次史书抢拿的第三张扑克牌都与他们的“药牌”定的“调子”对不上,结果是十几次交战下来,史书十有八九输钱。

  廖莹悄悄地用脚踢了史书一下,示意“药牌”已经失效,让他找个借口停止打“金花”。

  史书这时脑海里一片空白,完全傻了。根本不知妻子踢他一脚的意思,还是硬着头皮打“金花”。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史书的钱已经输的差不多了,回转头来找廖莹要钱。廖莹这才找了一个机会,假装不肯给史书钱,自己上去打了几次“金花”,输掉几十元钱后,借口怕影响儿子休息,结束了这场赌局。
 

  赌友们刚出门,廖莹立刻发疯般地把那副扑克牌中每张的两面反复看了数次,确认有人在他们的“药牌”上做了手脚后,就对还坐在桌前发呆的丈夫大声说道:“你还坐在那里发什么呆,咱们去找那个劳改犯,问问他为什么样要这样做。他这个挨千刀的,真不是个好东西。”

  俩口子刚要出门,突然,儿子的房门打开了,史进从里面走了出来,拦住他们的去路。

  “爸爸、妈妈,你们不要去找狗娃子叔叔,做这事的不是别人,而是我史进。”儿子大声的说道。

  听了儿子的话后,史书和廖莹两人又惊又呆,气急败坏的厉声说道:“儿子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开玩笑怎么开到我们头上来了,我们打‘金花’还不是为了这个家,为了你。”

   “不对,你们这样做,不仅害别人,害自己,还伤害了我。我这样做是想给你们一个教训,促使你们改正错误,戒赌。”史进斩钉截铁地说道。

  史书和廖莹相互望了对方一眼,二人都满脸通红,欲要开口,又觉得一时语塞。心想:自己这一年多所做的事情真的也是有点荒唐,对不起儿子。儿子长大了,变聪明多了,他还会用我们之道劝我们戒赌,看来赌钱这事不能再干下去了。

  廖莹此时火气全没了,对儿子认真地说道:“好儿子,你先去睡觉,爸妈觉得你做得并不错。从今天起,我和你爸戒赌了,你就看我们的行动吧!”说完这话,廖莹拿起桌上的扑克牌,把它们撕得粉碎,狠狠地扔在地上。

  从那以后,史书和廖莹两口子真地戒赌了。家里的生活又恢复到一年前的样子。原来,史书和廖莹二人喜欢赌博的习惯,儿子史进很反感。他劝爸妈不要赌钱了,史书和廖莹就是不听,反而说他小孩子不听话,爱管大人的事情。史进又不敢向派出所的叔叔阿姨讲这事,他害怕爸妈被抓进去。那天,史书和廖莹二人商量做“药牌”的话都被他听见了。因此,他灵机一动,在史书和廖莹赢钱的第二天,用自己积攒的零花钱,在街上买回了几副扑克牌。然后,将爸妈制作“药牌”的方法颠倒过来,用彩笔制成他自己的“药牌”放到了狗娃子的小卖部里,调换出了爸妈的“药牌”。想用自己的“药牌”来治治爸妈好赌的病根,挽救他们将要破碎的家庭。最终,他如愿以偿地上演了一场儿子巧劝爸妈戒赌的好戏。

  史进真是一个聪明的好孩子。


 
更多>>>
·
·
·
·
·
·
·
·
·
·
更多>>>
  • 更多>>>
    · 一幅画最合适的价格
    · 忍“辱”方能负重
    · 第一次实习的教训
    · 爱情像一双筷子
    · 尽责是最好的学习
    · 兰世立的“空罐价值”
    · 善良,是心间一朵莲花开
     

    版权为澳洲幸运10所有,未经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镜像或复制
    主 管:中共巴东县委、县人民政府  主 办:中共巴东县委宣传部  承 办:巴东县新闻中心
    主任办公室:0718-4333055  总编室:0718-4334814  编辑部、记者部、技术部:0718-4334335 办公室:0718-4332748  新闻热线:4001001918
    本站地址:湖北省巴东县宣传文化中心  邮政编码:444300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澳洲幸运10  鄂ICP备05028449号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鄂新网备0805号

    134| 997| 401| 227| 977| 880| 136| 405| 885| 949|